牛逼单双中特
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獨家起底汪治懷:從“擬提拔”到“階下囚”

來源:黨員生活微信  日期:2019-01-04   編輯:肖晗   字號:TT

分享到:

這一年,對汪治懷來說是“黑色”的,原本只要一切順利,他有可能踏上仕途新征程——提拔到湖北省公安廳副廳長的位置。然而,他違反黨紀國法自以為時過境遷、神不知鬼不覺的樁樁往事,卻每一件都作數,讓他從權力巔峰墜向毀滅深淵。

640.webp (10)_副本

湖北省紀委監委網站截圖

聽聞汪治懷被湖北省紀委監委通報處分的消息,黃岡市公安局的干警十分震驚——

“通報說的好像不是我們的汪局長,而是另一個‘汪治懷’。”

“他吃得很簡單,經常一個人吃面條咸菜。”

“他根本不好色,即便是找女下屬談話也是敞開大門。”

“他根本不與社會上的老板有往來,辦公室里絕少來陌生人。”

……

汪治懷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他的人生經歷了怎樣的沉浮?

640.webp (11)_副本

資料圖:汪治懷

鮮花和掌聲讓他“飄飄然”

“汪治懷被查處后,他的兒子變得懂事了一些。”與汪治懷兒子汪某某接觸較多的辦案人員說。

辦案人員說,汪治懷的不擅經商、在社會上“飄蕩”的兒子,成為汪治懷的“軟肋”,為那些覬覦眈眈的“圍獵者”打開了下手的缺口。

1960年,汪治懷出生于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他從部隊退伍后進入公安隊伍,從普通民警奮斗到黃岡市公安局長,一共用了35年。“草根”變“一把手”,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汪治懷“能辦案,業務能力強”。

汪治懷曾在黃石公安系統工作多年,黃石市曾發生一起爆炸殺人案,其他干警偵查多日找不出線索,汪治懷到現場后僅憑一只煙頭就查出真兇。

任黃石市公安局副局長期間,汪治懷還一舉打掉了一個以衛浩為首的黑社會組織,這是當時黃石建市以來最大的黑社會組織及其“保護傘”。

正因為如此,汪治懷被一些干群譽為“刑偵專家”“打黑先鋒”。

這與汪治懷的個人努力分不開。他在懺悔錄里回憶道:

參加公安工作后,有理想、有抱負,非常愛學習,恨不得把政治、理論、業務都學個遍,理論聯系實踐,一心撲在工作上,還專門攻讀研究生,多次立功受獎。

汪治懷任黃石市公安局副局長時39歲。組織部門考核他時,有同志提意見說,汪局長不太注意儀表,太不講究。汪治懷坦言,那時的他對物質沒有過多的要求,日日穿著警服,風風火火,不太注重外表形象和物質待遇。走上領導崗位的他,還主持進行了一系列的公安警務體制改革工作和公安科技信息化建設,鮮花和掌聲紛沓而來。

此時的汪治懷心態悄然發生變化,用他自己的話說,面對鮮花和掌聲,已經飄飄然,自己也認為自己是最強的了,放棄學習只啃老本。

640.webp (13)_副本

2018年9月5日,湖北省黃岡市原副市長、公安局原局長汪治懷因嚴重違紀違法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其涉嫌徇私枉法、受賄和串通投標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湖北日報)

到案后,他“硬得就像石頭”

吳某某是某手機湖北片區總代理,自從認識了汪治懷,就暗下決心要抱住汪治懷這顆權力“大樹”。后來,吳某某看出來,送錢送禮給汪治懷都是下下策,此時的汪治懷仍有戒備之心。他的軟肋是他那個自謀職業,還不能自立的兒子。

吳某某使出渾身解數,照顧汪治懷兒子汪某某的生意,甚至自己掏錢為其購買了社保。

此舉讓汪治懷非常感動,他體會到吳某某對他的“兄弟情深”。擔任黃岡市公安局長后,吳某某請汪治懷幫其承接黃岡市公安局指揮技術大樓的裝飾工程。經驗老到的汪治懷玩起了“黑白”游戲,他讓吳某某在幕后壓陣,找來李某在臺前忙碌充當“白手套”,借用4家公司資質圍標,安排黃岡市公安局負責基建的3名領導在評標環節打高分,將其他競爭對手排除在外。

吳某某經營領域本與基建專業領域無關,不符合投標規定。汪治懷以為自己懂偵查,防查手段高明,參與串通投標,不會被發現不會有問題。

這樣“聰明”的把戲,十幾年前,汪治懷就玩過。那是在黃石,汪治懷放縱親屬在黃石城中村違規購買農村宅基地,后來這處房屋拆遷,房主從中獲利翻了幾番。汪治懷沒有想到,這十幾年前的“聰明計”,在2017年9月,成為省紀委對他進行黨紀立案的定時炸彈。汪治懷明白,黨紀立案,意味著其違紀行為已經被查實,意味著他提拔任用的程序終結——組織拒絕“帶病提拔”。

2017年初,省紀委收到有關部門對汪治懷擬提拔為省公安廳副廳長的廉潔審查函件。按照常規,省紀委對其本人進行函詢。省紀委監委第六審查調查室辦案人員回憶,汪治懷對函詢的問題并沒有如實回答,明顯地回避和應付,甚至全盤否定。為防止“帶病提拔”,為用人把好關卡,省紀委監委決定對他的問題進行全面初核。

在全面初核階段,辦案人員不僅查實了汪治懷縱容親屬違規購買農村宅基地獲利的違紀情況,讓汪治懷的擬提拔任用程序終結,而且,辦案人員調取汪治懷妻子袁某和汪治懷兒子汪某某的銀行賬戶資料發現,他們與個體老板盛某某、蔡某某等人經常有大額資金往來。

漸漸地,盛某某為汪妻袁某購買黃岡市某縣里碧桂園7號別墅,在汪治懷的授意下,袁某將認購人變更為盛某某,企圖掩人耳目的事浮出水面。汪治懷以為自己干過經偵、刑偵,懂紀委辦案策略,萬無一失,但變更的痕跡就是鐵證。

作為汪治懷的“大管家”,其妻是其贓款去向的經辦人,也是汪治懷案的重要涉案人員。省紀委果斷指定黃石市監委依法對袁某立案并留置,一個月后,袁某交代了碧桂園別墅購房問題以及其他贓款去向。

面對紀委的約談,汪治懷始終拒絕交代任何問題。在公安系統苦心經營35年,汪治懷內心對審查頗為抵觸,覺得組織是小題大作。而且,他對自己的反偵查能力頗為自信,認定只要自己和涉案人員步調一致,三緘其口,紀委也不能把他怎么樣。辦案人員回憶,直到2018年4月8日,汪治懷到案后,仍然是我行我素,硬得就像石頭,始終不肯交代任何問題。而當辦案人員拋出將別墅認購人由其妻袁某變更為盛某某的受賄證據時,汪治懷長嘆一聲:“這么做誤我大事!”他的心理防線逐漸被擊垮。

別有用心的攻勢讓他防線被擊潰

公安局長有多大權力,對于那些涉足“黃賭毒”的“圍獵者”來說,他們不會不知道。

魏某某是某縣一家酒店的老板,他的酒店長期容留他人吸毒、獲取暴利。為了確保“生意”平安,尋求市級公安局長這座“大山”的保護,魏某某多次通過汪治懷的老下級、“好哥們”找汪治懷說情送錢。本有所戒備的汪治懷,在魏某別有用心的攻勢下,防線被擊潰。

2013年10月,魏某的酒店因涉嫌容留吸毒被當地公安機關查抄,30余名吸毒人員被關押,一名逃逸的酒店管理人員周某因涉嫌容留吸毒罪被刑事拘留并網上追逃。

魏某某為擺平這件事,多次通過那位中間人找到汪治懷。最終,汪治懷安排某縣公安局對周某撤銷網上追逃措施并辦理了取保候審,長達5年之久!

由于汪治懷的插手干預,某縣公安局對該案不再徹查,這個案件立而不偵,多名容留吸毒犯罪分子長期逍遙法外。

2009年,采礦個體戶王某某認識了時任黃石市公安局副局長汪治懷。王某某送給汪治懷1萬元見面禮,兩人逐漸打得火熱。這年8月,某市公安分局在執法現場抓獲參與賭博的王某某等4人,并扣押賭資。王某某當場打電話聯系汪治懷,在汪治懷很有“義氣”的安排下,這4人在被抓獲6小時后得到釋放,事后汪治懷多次收受王忍成送來的“心意”。

王某某涉黑涉惡犯罪團伙氣焰囂張,糾集社會閑散人員,以暴力、威脅、讓狗咬、關鐵籠等手段對他人實施非法拘禁和傷害,這一切都源于有人庇護。

他說,有兩筆賬無法償還

2018年4月8日,汪治懷被省紀委監委留置。6月28日,被延期留置3個月。

在執紀審查調查會上,省紀委監委主要領導指出,汪治懷參與串通投標、干擾下級公安機關辦案,除了暴露出職務犯罪特征,更暴露出司法腐敗特征,必須果斷采取有力措施調查。

辦案人員介紹,留置是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后,法律賦予的一項強制調查措施,有助于徹查問題,提高辦案效率,節約社會資源。

留置前,曾經的老公安汪治懷早已獲悉紀委調查他的信息。“神通廣大”的他,多次找省里甚至北京的領導,為他說情,給辦案人員施壓。他不斷研判辦案組的調查措施,辦案人員前腳出發,他后腳就知道他們要做什么。

面對汪治懷,辦案組在調查取證上的策略也頗有講究。留置前,“文火燉”——查實他的問題,拿到他違紀違法的一些切實證據,抽絲剝繭使其現出原形;留置后,“急火攻”——辦案組對涉嫌毒品犯罪的魏某某、周某,涉嫌串通投標犯罪的吳某某、李某,以及涉嫌行賄犯罪的盛某某等10余名涉案人,分別采取留置、刑事拘留等措施,遂一一拿下鐵證,吹響攻破汪治懷心理防線的“集結號”。

汪治懷到案后,覺得自己并沒有很大問題,對組織非常怨恨,法紀意識幾乎消失殆盡。辦案人員介紹,汪治懷甚至公開與他們叫板,挑釁甚至威脅要討說法、索要國家賠償,不時顯擺自己是幾十年的老公安,案情一度陷入膠著狀態。

此時,辦案人員反復對汪治懷講形勢講案例,用大水漫灌之勢向他輸入法紀知識,他的良知有所回歸。后來,面對如山鐵證,在善于談話的辦案同志的強大心理攻勢下,他的心理防線終被摧垮,如實交代了違紀違法問題。

14年中,汪治懷涉嫌犯罪的種類可謂“滿漢全席”,既有蘿卜白菜,又有生猛海鮮:受賄罪、徇私枉法罪、串通投標罪,還為“黃賭毒”犯罪團伙提供非法保護……

位高權重,適逢黨中央以秋風掃落葉之勢,強力部署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汪治懷的落馬在黃石、黃岡兩地以及公安系統內部帶來強烈震懾。就在調查汪治懷涉黑涉惡問題時,黃岡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大隊長潘某,迫于調查汪治懷涉黑涉惡問題的威懾,投案自首。

而黃岡市公安系統正積極肅清汪治懷余毒,省紀委監委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9月14日,也就是汪治懷被通報處分的第二天,黃岡市打掉涉黑組織5個、涉惡團伙196個,查處涉黑涉惡黨員干部65人,打掉“保護傘”15人。

8月20日,在辦案人員的督促下,汪治懷寫下了懺悔材料。在末尾處,他說,有兩筆賬是無法計算的,也是無法償還的,那就是他的錯誤給黨組織的聲譽帶來的損害,以及給無數公安民警的公安形象帶來的影響。他還說,這兩筆大賬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END

來源 | 《黨員生活》2018年第12期·上

牛逼单双中特 德胜娱乐三分彩 后三杀一码这么难 好运来app下载 pk10人工计划软件 中国对波兰 时时彩怎么玩最稳技巧 六肖全中 微信红包大小单双玩法骗局 01彩票这个软件合法吗? 非凡炸金花手机版下载